康納利及格哈德的時代


 


看到考夫曼的名字,人們便會聯想起新阿姆斯特丹。


是的,這個地方,正是由於它最著名的考夫曼家族所取得的傑出成就,使它的名字在信鴿運動中聞名於世。


 


當格哈德下了決心,不再從事足球而轉到信鴿運動,並和他父親一起聯手比賽時,便開始了讓幾乎所有專業人士不可思議的一幕:獲獎成績一路攀升至不可企望的高度,這樣的成就已經讓人瞠目結舌,而格哈德還想獲得更多!


當年的他,不辭辛苦地騎著自行車,從新阿姆斯特丹行駛到比利時波培爾的凡龍,只是為了能和他的授業恩師交流問題,然後又騎車原路返回到家。.


他知道若想向上攀登,有一點比其他的都要重要,那就是聆聽!


仔細地聽大師的每句話,牢牢記下,並把學到的知識轉換用於自己的鴿舍,這就是這位非同尋常的鴿友的優勢。


而格哈德最想成為的,便是不尋常的鴿手,王中之王!


還有一點,使他能成為大師級人物,那就是他對好鴿子的良好嗅覺


他不需要買下整輪的幼鴿,以便從中得到一隻超水準的鴿子,他能事先發現好的,並買下!


當康納利和格哈德一起去拜訪波培爾的路易士·凡龍,或者拜訪世界著名的阿連棟克的詹森兄弟時,他們倆中總是由年輕的兒子,去找出鴿子,而他,也總是手氣很好!


 


三對非同尋常的種鴿對


 


如今,如果有人談起考夫曼的鴿子,早已不再指詹森或者凡龍血系,不,格哈德和康納利他們已經成功建立起自己的種系。


考夫曼的鴿子,它們是具備強烈獲勝願望的、有特性的鴿子,全世界在100800公里賽段上,它們幾乎不可被超越。


而它們的遺傳基因裏,都帶著三對不同尋常的種鴿的印記。


幾乎全部鴿子的血管裏都流淌著它們的血液,這些鴿子,讓全世界的目光都聚焦到艾瑪文。


當然,格哈德像以前一樣在不斷尋找能加強自身、使他的傳奇血系變得更好、更快的鴿子,但是多數情況下都很難找到。


因為,在哪里還能找到這樣的好鴿呢?


但是這位大師畢竟很有天份,他一而再地成功挑出這樣的好鴿。


 


第一配對:


 


NL-78-1342748“48” X B-81-6116734“好雌


 


這兩隻前面已描述過的種鴿,是格哈德在1985年選出配成對的,而結果是中了頭獎!


這一配對馬上作出世界著名的愛坐者號,這是一隻極其出色的賽鴿(登博施45501名,施通貝克2788 1名,威尼提 6369 2名等),之後更是一只好種鴿。


然後又有比亞特斯雄” NL-88-2763998,它是這一配對的直子,它在考夫曼種系中看來應得到更高的評價。


它作出的最重要的一隻鴿子便是NL-88-2763998 “澤諾號,烏特勒支奧林匹克鴿,以及NL-94-2227959“ 959”,昆特·普朗格的基礎種鴿。


這樣,比亞特斯雄正是普朗格的無環號的祖父,而無環號在德國造就了一系列的鴿王!(昆特·普朗格的全德鴿王、伯曼·山德波的全德鴿王,以及托尼·范萊溫斯坦的全德鴿王,以及眾多鴿王賽中的獲獎鴿!)


比亞特斯雄本身除了獲聖昆丁108281名和聖吉斯蘭37174名以外,還獲得眾多的前位獎!


全世界的很多出色的鴿子的血統書上都能找到它的腳環號。


 


愛坐者作出NL-88-2763913 “我們的路易,這只在1993年贏得波治700公里7688羽冠軍。


我們的路易最著名的一隻直子(和NL-88-4024671“艾力克配對)是NL-94-2227820“布蘭科,是1997年巴塞爾奧林匹克入賞鴿,並又作出名鴿NL-97-2252958 “奇斑


奇斑的一隻直女NL-99-5771339“神奇小姐獲得奧爾良5163羽冠軍。


愛坐者號帕蘿瑪號的配對作出NL-94-2227906“甘多


 “甘朵爾則是印地拉(獲聖吉斯蘭3138羽冠軍及比克61689名)的父親,並且也是伯曼·山德波的5991-00-10112002年德國鴿王)的祖父。


 


第二配對:


 


B-84-6726519“火箭84” X B-85-6294112(凡龍)


這裏我們介紹的是考夫曼鴿舍的兩隻基礎血系鴿,詹森X凡龍!


火箭84”是詹森兄弟的年輕火箭號的一隻直子,它的配對雌鴿“112是路易士·凡龍的一隻原環鴿,但是這位老牌大師從未給人出示過這只的血統來源。


這一對獨特的種鴿配對帶來了一連串的名鴿。


 


我們先介紹有代表性的NL-88-4024619“艾力克(獲烏登155111名,比克148811名,聖吉斯蘭22061名等)。


艾力克應被看作如今的考夫曼種系的最為重要的一隻基礎種鴿,因為它是蘇丹(伊坦普斯15750羽冠軍),以及傳奇名鴿紳士號的父親,NL-92-5310320“紳士號1997年度巴塞爾奧林匹克荷蘭代表名鴿。


另外,紳士號還是1995年度世界冠軍杯2名,以及1994年度世界冠軍杯4名!


作為種鴿,它的價值不可估量,它是許多世界級名鴿的父親,也是考夫曼種系下一種血系的奠基種鴿,在當日歸長距離賽事上是幾乎不可戰勝的血系!


無論誰要是擁有這樣的鴿子,也就不必再為將來擔憂!


 


第三配對:


 


NL-92-5310320“紳士號” X B-96-6286060“黃金女郎(凡代克)


我們在前面已經詳細介紹過這一超級配對中的雄鴿。


這只超級鴿當然要和一隻超級雌鴿配對,並因此再次證明格哈德著名的嗅覺是多麼正確。


1997年冬天,信鴿雜誌比利時鴿報為年慶功會發起舉辦了一場拍賣會,這一次,格哈德的目光集中到了一隻1996年的晚生雌鴿身上,這就是路易士和迪克·凡代克世界著名的所向無敵(比利時1996年度中距離全國鴿王)的一隻直女。


格哈德為這只理想的小雌已經設計了伴侶,他決定,拍下這只雌鴿。


當然,有好幾位競爭對手都注意到格哈德認為這只鴿子有些特別,我們可以想像,當天晚上的出價決不會便宜。


但是這只雌鴿最終還是落在新阿姆斯特丹,並註定會在康納利和格哈德·考夫曼的鴿舍裏寫下歷史。


格哈德讓它平靜成長起來,然後,在1998年,它便和它的新夥伴,也就是紳士號配對,並中了大獎!


他們的蛋作出了NL-98-5821416 “小迪克


 


 


這是一代王朝的開始,正是這一配對,給世界帶來了一位新鴿王。


我們的時代,沒有哪個配對能像這一超級組合一樣,給現代賽鴿的血系帶來這樣大的影響。


 


世界冠軍級的獲獎名次:


90年代,在以前的凡賽爾世界盃賽中獲獎,是所有自信的大師級人物夢寐以求的目標!


勝利者將眾口傳揚,聞名世界!


沒有人能像康納利和格哈德·考夫曼父子鴿舍團隊那樣,能在這樣的世界冠軍杯賽事上獲得這麼多榮譽:


1994年世界冠軍杯,1名;1995年,2名;1996年,4名;19977名;1998年,2名,以及幼鴿組1名、5名、6名。


這支團隊用他們的超級鴿紳士號在長距離單項上兩次獲得非常出色的名次。


紳士號1994年世界冠軍杯季軍,以及1995年法斯勒·拉高世界冠軍杯賽2名!


 


NL-92-5310364 澤諾號:赫倫斯堡220公里44481名,奧爾良647公里109972名,波治698公里37812名,侯登309公里37815名,堪佈雷380公里21755名。


 


NL-93-5407419“科尼爾號:登博施153公里32103名,比克波堡86公里37379名,魯塞爾192公里454518名,魯塞爾214019名。


 


NL-92-5310320“紳士號:奧爾良647公里109974名,堪佈雷380公里21754名,魯塞爾192公里45456名,侯登309公里370710名,波治699公里128610名,伊坦普斯580公里1575056名。


 


在新阿姆斯特丹的時光,是一段美好、難忘的回憶,也是考夫曼父子間彼此融合的時間,他們在信鴿運動中成長為一支成績優良的戰隊,我們完全可以說,這是一支獨一無二的團隊!


但是格哈德的目標是,將信鴿業餘愛好轉變成為更具職業化,為此還需對基礎條件作進一步完善。


 

    全站熱搜

    福星鴿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