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多年的成功養鴿歷史!


 


整個養鴿史是從約翰開始的,是不是從沒聽說過這個名字?這個名字,其實就是康納利·考夫曼的別稱,實際上,家裏和朋友以及熟人都親切地叫他約翰或者約尼


這個名字是怎麼來的?那是因為康納利的父母,也就是雅各和哈米娜·考夫曼夫婦,在他們的農莊裏有一位幫忙的德國女孩,叫蒂娜·慕斯,蒂娜覺得康納利的名字發音太複雜,她說應該叫約翰。”“為什麼叫約翰?”“我哥哥就叫約翰。這樣,康納利於是有了這個別稱。


 


不過,為了怕您在以後的文章中弄混了,我們還是權且使用康納利的名字。


康納利,於1915531生於新阿姆斯特丹市,當時是家庭裏的第5個孩子,現在他已經是93歲高齡了。康納利在一個大家庭長大,他還有六個兄弟和五個姐妹,但可惜除他以外其他的兄弟姐妹均已過世。


去年康納利·考夫曼為他整整80年的養鴿生涯舉行了慶祝,真是不可想像,但確實是這樣!


 


對動物超乎尋常的喜愛


 


作為一位農夫的孩子,康納利可以說從吃奶時便喜歡動物,而且特別是帶羽毛的,尤其是鴿子。他可以幾個小時地觀察鄰居養的觀賞鴿。


第一次接觸信鴿,是在新阿姆斯特丹多莫水道邊上,一個叫作魯格斯的人那裏,從此便開始與它們的不解之緣。


那一次,他的目光再也離不開這些小動物,滿腦子想的全都是它們。


魯格斯先生自然注意到了這一點,他看出小康納利最大的願望便是能擁有自己的信鴿。


於是到了有一天他送給這個小男孩兩隻幼鴿。


那時候正是被歐洲經濟危機陰影籠罩下的1927年,康納利當時12歲,雖然他父親並沒有像康納利那樣激動,還是給他蓋一間小鴿舍。


到那幾隻小動物半歲大的時候,康納利用自行車把它們運到離新阿姆斯特丹大約 八公里 處的一個名叫南拜格的小村莊,進行放飛。


那一次,直到兩天后鴿子們才回到家,而這期間,男孩哭得一塌糊塗。


但從此年輕的康納利再也放不下信鴿運動了。


雖然他也喜歡騎自行車和踢足球,但是他從沒有過放棄這些鴿子的想法。


接著,康納利成為當地信鴿協會俱樂部10位成員中的一員。


到三十年代初這家俱樂部解散時,康納利又加入到科夫登的一家協會(D.Z.O.H.)。


這裏他找到新的信鴿運動的歸宿,並且直到今天,一直和這家協會的保持著良好的關係。


康納利用源自新阿姆斯特丹的一位 鮑斯 先生的鴿子獲得很好的成績。


但是他想獲得更多的成績,在1934年,他從科夫登的林堡人帕伯恩先生那裏買下兩隻黑鴿子。


他當時為此花了10荷蘭盾,這在當時來說可是筆鉅款,這個消息在當地一下就傳開了。


許多人認為他瘋了!


但是新引進的鴿子表現的非常成功,它們的後代取得了一系列成就!


 


喜結良緣!


 


1938131,康納利結識了他的愛人揚絲·肯,她在以後成為考夫曼家族的重要成員。


這個日子對他們兩位均是終生難忘,因為這一天也碰巧是荷蘭女皇比婭特斯的生日。


1940年德國人入侵時,信鴿運動不得不終止。


全部的信鴿都得殺掉。


康納利偷偷保留了四隻鴿子,但是,在戰爭結束前,他的父母認為這太危險了,於是只能把這四隻也殺掉。


康納利:那天中午我剛從田間勞作回到家,就看見糞堆的架梁上有新鮮血,一下子我就明白了。我非常傷心,我太喜愛這些鴿子們。


1945427,康納利一生中最大的喜事。


他和他的愛人揚絲·肯在這一天結為夫妻,揚絲在以後成為整個考夫曼家庭的核心和精神支柱。


他們的婚姻一直到現在都很圓滿,並有了四個兒子,亞普、艾格貝特、威廉以及最小的兒子格哈德·考夫曼。


這對年輕夫婦搬入茨塔克奧斯慈德街的一所住宅,在這條街上,他們已經搬過兩次家,搬家後當然也要把鴿子們搬過來。


康納利騎自行車到了科夫登,他在那裏花了60荷蘭盾買下幾隻高森兄弟的鴿子。


在新阿姆斯特丹新成立了一家擁有15名成員的協會速度鴿俱樂部,康納利是秘書。


但實際上一直是他的夫人揚絲擔當這方面工作,也負責紀錄全部成員的鴿子們的到達時間。


每一隻橡膠腳環都集中到鴿會,由揚絲坐在桌邊負責管理。


一開始只是用鬧鐘計時,後來採用正規的鴿鐘。


很快,康納利又成為附近地區高手之一,不僅僅在俱樂部裏,而是在整個地區他都是最拔尖的鴿手。


 


1965年康納利在現有的雞蛋經銷業以外又成立了一家新企業,這是一家經營穀物、化肥、土豆的農產品公司。這段時間給人印象深刻的是工作的艱辛,但是更突顯的則是揚絲的全局觀念和經商天賦,正是如此,公司一直在繁榮擴大。


這樣,康納利在1969年成為荷蘭馬利曼公司產品的總進口商。


通過比利時的馬利曼公司,使得康納利眼界更加開闊。


他看到,信鴿體育運動超越國界的影響力。


這或多或少地是康納利·考夫曼從事信鴿體育活動生涯的轉捩點。


同時,他和斯坦·雷馬克斯的良好關係,也使得他能從另一個視角看待信鴿體育活動。


馬利曼公司當時使用積分券,意思是購買馬利曼商品的同時可以累計積分,達到足夠點數後便可以擁有一隻出自馬利曼種鴿站的優質信鴿。


經過這段時間以後,長子亞普也參與到企業經營中,亞普引進了一些來自弗利茨州一位叫作 安尼馬 先生的鴿子,而他手上的鴿群都是源自阿連棟克詹森的鴿子。


這使得考夫曼鴿舍有了一次飛躍。由這兩種血系,也就是馬利曼X詹森兄弟,作出了基列號前鋒號


基列號”4次獲得大型協會的冠軍,前鋒號獲得1981年度荷蘭WHZB全國鴿王。


 


每年均屬於最好鴿之列,即便在大型協會中也是出類拔萃的。


整體水準一直在增長中,揚絲和康納利尤其對斯瓦格威斯汀德的慶功會記憶深刻,那一次,他們幾乎囊括了全部獎項。


 


 


格哈德參與其中!


 


亞普·考夫曼在父母買下的地產上有一間自己的鴿舍。


而家庭中排行最小的格哈德,當時雖然對信鴿也有興趣,但是他更喜歡足球。


但是一次膝蓋的受傷,斷送了他的足球運動員生涯。


這樣,格哈德作出一次重大決定,這是一次具有深遠意義的決定,並在以後被證明是非常明智的決定。


他在某一天早上起床後對父親說道:我想和你一起參加信鴿比賽。


而他確實有天分!


他開始在一間自己所有的小鴿舍,用父親挑選出的13只鰥居鴿參賽,並且每週都和哥哥亞普用一個塔勒的硬幣賭輸贏,他總是對亞普說:準備好錢,我今天還會再贏你!


格哈德有更高的進取心和雄心。經過阿米羅的科斯·切斯馬的介紹,他和父親一起拜訪了波培爾的大師路易·凡龍,而凡龍在以後成為格哈德的恩師和最好的朋友。他們在那裏得到了非常出色的鴿子,但是更重要的是,他們得到了最好的建議!


一年後,他們敲開了阿連棟克的詹森兄弟的家門,並在那裏也受益頗多。


這樣,用凡龍和詹森的鴿子,以及從新多德雷赫特的一位叫作 J. H. 阿 梅爾 先生那裏獲得的鴿子,它們奠定了如今的考夫曼種系的基礎。


於是造就了像愛坐者艾力克或者比亞特斯雄等超級的名鴿。


 


一個完全由名鴿形成的種系!


 


B-81-6116734“好雌,沒有一隻鴿子能像這只鴿子一樣,它的基因在考夫曼的種系裏佔有舉足輕重的地位。


這只純詹森鴿子緣自阿連棟克兄弟的最佳配對。


它的父親是晚灰黃眼(出自老黃眼”X“好灰煙囪雌)。


它的母親是好雌72”,這是一隻年輕麥克斯“ 019”之母作出的直女。


這只好雌,眾多從阿連棟克引進的鴿子裏最為突出的,它就是沙場上的戰車,王中之王。


 


比利時波培爾的大師路易·凡龍的鴿子,證明是這些詹森鴿的最佳配對。


由於和路易士的關係很好,格哈德從他那裏獲得了一隻頂級鴿。


路易士以前是,現在也是他的朋友,甚至快成為他第二位父親,他給這位好勝的年輕人講述了所有關於信鴿以及信鴿體育運動要瞭解的內容,他們彼此間息息相通。


他是偉大的養鴿大師,格哈德清楚知道他是多麼地感激這位傳奇人物!


七十年代底,當時的赫爾曼·阿梅二在新多德雷赫特,也就是離新阿姆斯特丹非常近的一個地區,是一位元明星人物。


特別是他的名鴿NL-78-1342748“48,達到一個不可及的高度!


當有傳言赫爾曼要退出信鴿體育運動時,在新阿姆斯特丹的人們當然非常關注,格哈德是第一位表示出買入“48意向的人。


格哈德說道:當我剛和他見面時,我能看見赫爾曼眼睛裏的悲傷,而他把那只鴿子遞給我時,他皮膚上都起了雞皮疙瘩。


我不知道赫爾曼當時為什麼必須退出這項運動,但是有一點我非常清楚,對他來說交出這一切非常不易!


這只“48也具有最好的詹森血統。它的父親直接來自詹森兄弟,母親則出自沃特·史妙特的傳奇鴿子加農炮


“48是偉大的賽鴿,而作為種鴿它顯示出更好的優勢。它成為考夫曼血系下基礎種鴿之一。


在艾瑞卡附近地區有只艾普·鮑爾曼的一羽鴿子表現非常優異,甚至可以說具有超自然的能力。


我們這裏說的便是NL-93-1767197“黑色動力,它是一隻詹森X慕利門雜交鴿。


格哈德早就關注這只鴿子,當艾普·鮑爾曼公開出售這只鴿子時,毫無疑問,它被歸入到新阿姆斯特丹。


格哈德買下這只黑色動力以及它的姐姐NL_92-2048193“黑色動力女郎


這只雌在比賽時也很少在她的兄弟後面。黑色動力便是以後的神奇鴿子愛神號的父親。


從瑪麗·芬克那裏,這位女中豪傑,也是使用考夫曼的鴿子,尤其是使用小迪克的後代獲得了巨大成功,考夫曼又重新引回些鴿子,以便加強自身的血系。


特別是出自基礎配對迪普士(小迪克的孫子)X“所向無敵斑雌(凡代克的所向無敵的孫女)的鴿子們表現非常好。


1997年為止,康納利和格哈德·考夫曼可以說是一支幾乎不可戰勝的團隊。


鴿子們歸巢非常之快,使他們在15長的鴿舍裏根本快來不及把橡膠腳環放到鴿鐘裏。這是一段非常美好的時光。


1997年賽鴿遷入位於艾瑪文地區的新鴿舍,對於康納利來說,他參加比賽時代已經過去。


但是他仍把種鴿們保留在新阿姆斯特丹,因為他還沒有老到那個地步。


直到今天,康納利仍以93歲的高齡,以極大熱情養著幾隻種鴿。


並且如果今天在艾瑪文有重要的NPO賽事,很有可能會得到通知,說有來自新阿姆斯特丹的訪客到來。


揚絲和康納利一直身體硬朗,精神矍鑠,他們會像以往一樣緊張地等待鴿子們歸巢,並且最重要的是,他們要看見勝利。


我們祝願他們繼續保持健康,和我們快樂地一起生活!


 


 


 

    全站熱搜

    福星鴿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